歡迎訪問”河南牧翔動物藥業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禽藥銷售部電話:0371-56535333

豬藥銷售部電話:0371-56535059

【牧翔智慧】勇做商業文明的探索者(六)

瀏覽次數: 日期:2020-08-06

 

當放下應該放下的,刪除應該刪除的,我們的心就開了,于是乎我們的能量涌動不息,我們的腦洞大開,靈光乍現。

讓你靈光乍現的,一定是在有能量的地方,或遇到了點燃你的人,或一次有感覺的經歷和當下的新想法發生了一次共振。

7月22日早上晉城的寶山禪寺,空氣異常清新,我完全融入了,產生了共振:

天之道,損有余而補不足;人之道,則不然,損不足以奉有余。自然規律是減少有余的補給不足的。很像張弓射箭,弦拉高了就把它壓低一些,低了就把它舉高些,拉得過滿了就把它放松一些,拉得不足了就把它補充一些。但社會的法則卻不是這樣,要減少不足的來奉獻給有余的人。

那么,誰能夠減少有余的,以補給天下人的不足呢?只有利他者才有所作為而不占有,有所成就而不居功。

人之道,指人類社會的一般法則律例。損就是減損,減損多余的,補充不足的。人之道最后就是平衡到天之道,就是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你不管多牛最終都得回到損有余而補不足上面。以破壞自然,以利己為終身目標的人最終沒有善終。

智慧大神吳伯凡通過解讀《失控》這本書,讓我們了解了人道必須順從天道。

《失控》講到,大管理是自然而然的事情,讓系統內部自我協調、自我平衡、自我給予、自我支撐。上蒼管理這個世界,他肯定不是“一點對多點”這么去管理的,不是說你要什么,他給你什么,其實他是一個“讓眾生幫助眾生”的過程,是一個“人人為我,我為人人”這樣一個讓大家互相幫助的過程。

“多點對多點”和“一點對多點”的這兩種運行模式是很不一樣的。在我們中國民間宗教里,往往都是有求必應,例如求官、求職,都是一跪拜,就要有直接的反應,這種機械式的基本上是迷信,你按一個鍵,然后出來一個結果,那叫機器,而《失控》這本書里頭,給我們展示的一個世界觀是,你跟世界的關系不是你跟機器之間的關系,機器的結果是直接的,而生物體是一個生態的關系,當你給出一個命令或請求,它以一種它自身的運行方式反饋你,這就叫系統思維。

有時候拜佛,不是迷信,而是一種自我的告知。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做成了一些事情,而有些人一事無為或者說一事無成。前者成功的主要原因是他很清晰地知道我要什么,他每時每刻,哪怕看到一張扔在地上的報紙,公車里面的一本雜志,或者聽到出租車里面收音機的東西,只要是跟他有關的能幫助他的,他都關注,所以他能夠在萬千世界當中尋找各種的機會和各種善緣去成就自己,這個情形就是你的意識雷達的問題。

從更高的層次上來看,這就是每一個人應該在人群當中尋找自己解決問題的方法,而不是期盼有個上蒼給你,這也是《失控》這本書一再給我們強調的。

關于自我平衡,在《失控》這本書里面講到一個故事,說的是要成就一個非常好的草原,讓各種生物都長起來,需要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就是火,野火。

以前我們總認為野火對一個草原來說是毀滅性的東西,但是后來發現正是因為有了野火之后,這個草原的生態才更加多樣性,每過幾年的一次大火,其實有助于整個生態的平衡,我相信在這個草原當中另外一些生物也有類似的情形。

狼也是一樣。在過去蒙古人的傳說里頭,狼是草原的守護神,所以狼是不能亂打的,尤其是不能打幼崽,不能夠到狼窩里頭去把小狼給挖出來,用這樣一種竭澤而漁的方式把它給消滅掉,這是很不公平的。

當年輕人聽到這些東西的時候,覺得是很迷信的一件事情,剛開始還不覺得,后來發現狼少了以后問題就來了。首先兔子多了,澳大利亞曾經出現過兔子成災的情況,由于澳大利亞的草原沒有狼,兔子的繁衍速度非常快,一年好幾窩,兔子在整個草原上打洞,它吃草的速度也非常快,導致草場被毀得很厲害。結果是兔子多起來,羊沒有草吃了。后來他們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就用很密很密的鐵絲網把地面蓋住,讓兔子出不來,悶死在里頭。這個成本非常高,也解決不了問題。在蒙古草原上也出現過兔子泛濫成災的情況。其次就是旱獺也泛濫成災,旱獺有一個特點,它的洞都是七彎八繞的,像一個綿長的地道,一是為了方便逃生,不會一下子就被抓到,二是適合過冬,經過七拐八拐后,保暖性能非常得好,冬天在那里頭過得很爽;三是洞容積非常大,夏天可以儲存大量的草。但關鍵是草原上草多了以后蚊子就多,洞越來越多的時候,蚊子就有藏身之地,在旱獺的洞里頭很溫暖,本來以前的蚊子一到冬天大量凍死,數量保持在一個可以忍受的量級里,但是由于旱洞多了,囤積的蚊子就越來越多,蚊子的繁殖速度都是幾何級數的,每多出一個蚊子,就等于多出一窩蚊子。到了第二年的夏天,可怕的蚊災就出現了,馬身上就像鋪了一面毯子似的,馬本來是用它的馬尾巴打蚊子,但去不掉,好多馬就活活地就被盯死了。

另外,狼的減少也直接導致馬的群種開始退化,狼在追馬時,跑得慢的馬自然就被淘汰了,尤其是那些種馬,年老了自然就會被狼吃掉,但是由于沒有狼,這些種馬也能夠保留下來,所以它的種質量就越來越差。馬對草原人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也間接導致交通工具、生產工具的衰落。

 

騰格里是天神的意思,是草原和草原人民的守護神,也是大自然的規律。草原的自然規律就是羊吃草,狼吃羊,人打狼,但都是有一定數量的,這就是食物鏈,生態平衡的規律,無論是人、羊、狼、草,任何一個物種的過量都是災害,都是違反了自然規律,大自然就會給予懲罰。若是順應自然,遵循自然規律,騰格里就會保護草原和草原人們世代繁衍。

前人的愚昧,后人肯定要去買單,狼圖騰所在地騰格里屬于中國沙塵暴源頭之一——內蒙古自治區阿拉善盟,正在實施退牧還綠的生態恢復。資料顯示,在總面積為27萬平方千米的內蒙古自治區阿拉善盟,沙漠、戈壁、荒漠草原各占三分之一,巴丹吉林、騰格里和烏蘭布三大沙漠在這里交匯,其中巴丹吉林沙漠為世界第三大沙漠。2000年以來的多起沙塵暴源于阿拉善大漠。阿拉善生態有三大天然屏障:賀蘭山原始森林、古弱水河畔的胡楊林、荒漠草原上的梭梭林,但經過歷年不顧后果的開發,原來的綠色屏障已殘缺褪色。

賀蘭山原始次生林僅剩35萬畝(15畝合一公頃),胡楊林由最盛時的170多萬畝銳減到50多萬畝,梭梭林由原來的1700多萬畝減少到300多萬畝。2000年以來,阿拉善盟經過反復調研和試驗后,提出把人口和牲畜撤出僅存的綠色,把綠色交還大自然自由延伸和擴展;國家有關部門積極部署黑水河(古弱水河)分水方案,給阿拉善的綠洲以充分的滋養;澳大利亞派出了十幾人的專家組,常年在這里進行生態意識教育及恢復生態的研究。為找回綠色,阿拉善啟動了“五步走”退牧還草的生態恢復工程。這一工程除“三大屏障”的禁牧封育以外,還包括了騰格里沙漠東緣200萬畝飛播封育區的退牧,最終將擴展至占全盟國土三分之一、總面積約9萬平方千米的荒漠草原區的全面退牧。截止2000年,阿拉善生態恢復系列工程中的第一步——總耗資近1000萬元的賀蘭山禁牧搬遷一期工程已順利完成,15萬頭牲畜和2000多口人全部搬出賀蘭山。

另外,胡楊林帶、梭梭林帶、人工飛播封育區等幾項禁牧措施的前期工作也在緊鑼密鼓地進行之中。有關人士預測,半個世紀以后,阿拉善荒漠草原區的草場覆蓋率將由已有的6%提高到40%左右。

狼圖騰的故事所講的一個很重要的觀念:實際上所有的控制不是由一個體外的人非要強行控制的,而是透過內在系統各自的平衡而達到的一種控制,所以失控的原因就是讓他自己弱控制,而體外的人對他進行了強控制。

草原是自主自治管理、自我修復,這種你看不見的次序和智慧在管理這樣一個生態,而你要想控制,覺得從你自己的角度看,什么東西對你是有害的,就要消滅它,一旦這一環被打破,你破壞的是它的整個自主自治管理的系統。換句話來說,就破壞了它的本身的生命力。

《失控》可以翻譯成“無為”,它講的是在一個系統以外,我們如果企圖用自己的知識判斷去對一個系統進行干預的話,往往會帶來一個災難性的結果。任何一個東西都有自己的生命,一個人是由若干的組織系統來平衡,我們的各個臟器彼此之間是相生相克,一片草原是一樣,一個公司也是一樣,甚至是一段愛情也是一樣,你不能想象兩個不吵架的男女能夠最終結婚,這是不可能的,必然是相生相克,才能最終不是冤家,成為一種和合。

《失控》是一本講生態控制的書,卻和《道德經》同工異曲。陸廣新陸老師,作為一位醫學工作者,做了多年中醫、西醫,后來在中醫科學院工作,他召集了物理學家、生物學家、化學家、哲學家一起來研究中醫,他發現中醫里面有個很有趣的觀念,就是治一個病,拿一個藥給一個人吃,并不是說這個藥把那個病菌給殺死了,而是讓這個藥或者是通過針灸等方法,調動了人身體的某種自我平衡能力,讓自己的身體和身體之間重新對話,達成一種新的平衡,這種平衡一旦達成,身體重新健康,他說從這個道理上來說,一切敵人都不值得我們去消滅,都應該讓他的敵人去消滅他,去制衡他,“小人無需對付,小人自有對頭”。

一位練太極拳高手說,認為太極和廣播體操一樣只是個健身,那就錯了,真正的太極高手可以“秒殺”,一秒鐘之內讓整個人倒在那里,他說因為我們每個人,就像一座趙州橋一樣,每一個環節都是扣合到一起的。一個太極高手,能夠迅速地找到一個人的重心點在哪里,他的扣合點在哪里,輕輕地在這里推一下,整個人就散了,他們曾經試過,在一秒鐘之內讓一個人攤倒,這才是真正的太極。

中國工商管理學院的一幫同學曾經想從佛教中學習管理的智慧,就去成都文殊院請教一位法師,這個法師提了一個很有趣的問題:“世界上有沒有一個公司有佛教這么有體系,能延綿幾千年?”他認為管理即成就。我們從來不指定誰一定要做什么,是你想做我幫你,你不想做你就不要做。每一個人都各得所愿,有一些人根本就不想做官,他就想去做學問,那就讓他去研究;有一些人就喜歡做行政管理工作,就讓他做一些日常管理。除了自己修行之外,以成就的這種心態去管理的時候,你會發現你不累,他也不累,最后這個事情大家做的也還不錯,也挺高興的。

有一回到一個朋友家里,看見他有一大盆花長得非常漂亮,他問我你知道這花為什么長這么好嗎,因為是剛買來的。為什么我們好多人花剛買回來時長得那么茁壯,后來卻把花養死,原因就是管理思路不一樣,我們養花基本上是在管理,就是用自己的想法,用自己的觀念,他是在成就這盆花而不是去管理這盆花,用老子的話說,它就是“為之下”,處于花之下風,而很多人以為管理就是要處于上風,自上而下的。《道德經》里通篇都有這樣的觀念,告訴你怎么去處于下風,最后而處于上風。

很多聰明能干的媽媽,她們的兒子通常很多都很不成器,原因就在于她總認為你應該怎么樣,從她的口里你會發現一個人常常說你應該怎么樣的時候,這個人其實是有很強的“我執”的,其實是暴力控制,所以一個有智慧的媽媽,他對待兒子的時候,應該做的就是給出三種選擇,你選一個,讓小孩子從小有一種自我選擇判斷的能力。以后會有大把人會彈鋼琴,大把人會說英語,大把人會有各種技能玩電腦,但是能夠做自我獨立判斷的人微乎其微,所以迎接22世紀的挑戰對我們確實是個難題。

 

《失控》類似當代版《道德經》,從另一方面揭示了人法自然,在這本書里列舉了大量生物方面的觀念,它在討論機器和生物之間的關系,它的核心觀點認為機器慢慢地越來越有生物的特性。從生物邏輯上來說,它有個特點就是種子的觀念——任何一個種子會產生一個很大的森林,它背后有它的所謂的信息在里面。

這也是細胞的特性,細胞第一個特性是隱含了這一個生物所有將來的成長軌跡,如那些次第、那些命令和流程,被預制到一顆種子里,實際上它相當于一個磁盤,在這個意義上說相當于一個小U盤,所有這些信息都存儲在里頭,但是它跟U盤不一樣的是,它是自我展開的,它的整個展現的過程就是命和運的過程,命是命令,預制的命令在里邊,一顆玉米種子不可能長成黃豆,它這是預制的命令;命的逐漸展開就叫運,隨著特定的環境、時間和空間背景慢慢地展開。

這種現象不僅僅是在一顆種子上,甚至在一塊地,一個區域,一個大生態里也能發現這樣的現象。《失控》里面有這樣一個例子,說的是在美國中西部草原里,假如有一塊幾十公頃的地,用鐵絲網把它圍起來,把草全部割掉,犁成田地,然后就放在那,不去種的話,自己也不知道將來這塊地會是什么樣。但是植物學家完全可以知道5年以后這塊地的景觀,他會告訴你,10年、20年后會成為一種什么樣的狀態。這塊地就像一顆種子,它的生長過程是可以預測的,比如說剛開始它只是一片空地,開始長一些草,后來這種草又被別的草所替代,后來又有一些灌木到這兒來,然后一些相對比較矮的喬木又在上頭把灌木給擬制住,再后來又是一些更高大的灌木種子,被吹到這個地方來,最后就長成跟周圍的環境是一樣的闊葉林,周圍是什么樣它就是什么樣,所以在一個生態環境里也會像種子那樣可以按程序發育的。再比如說一個網站,它最后會成長成什么樣子?如果不是按你的一年規劃、五年規劃、十年規劃這種控制的思維來經營這個網站,而是你把這個網站先做起來,讓它能夠跟周圍形成一個緊密的能量信息交換。這個時候它自己生長的力量,遠遠要大于你自己控制它的力量。

互聯網這么多年,有一個規律:在網站還沒做的時候,把自己的商業模式描述得特別清楚,一年怎樣,兩年怎樣,三年怎樣,那些公司最后幾乎沒有一個做成的。反而是那些先把它做出來,至于它因緣際會,有什么善緣,隨時調整。就像我們養花,不要一廂情愿得去給它澆水,去給它剪枝,而是用靈感去感受它內在的需求,以它需要的長勢而為之。有好多人不顧這個規律,就像對待小孩,他不管小孩的反應是什么,只是一味地按照自己的規劃和設計去規范他,結果可想而知。

一個小孩出生的時候,實際上是上天掉了一顆種子在你手里,你按照你的需求,我要我的孩子長成一個什么樣的形狀,那是不行的。至于他長成什么樣,他內在的邏輯已經確定,父母要做的就是順應他內在的需求,盡可能去滿足這些需求。

“無為”不是無所作為,而是“讓無來為”。無是什么?無就是內在的、隱秘的次序,你讓他來去作為,預先設定那些判斷。最糟糕的是“道之華,而愚之始”,什么叫“道之華”?“華”是指末梢的東西,就是花,它跟“本”是相對立的,你得到的只是“道”的末端的那些東西,是末梢的東西,是不重要的,而且是“愚之始”,愚蠢的開始。你事先對他下一個判斷的話,是愚蠢的開始,這一點無論是經營還是管理,都非常重要。

任何自身內在的生長,都是一個生命。

稻盛和夫特別強調一個觀念,就是從來不做長遠期規劃,頂多做一年規劃,但是要有一個幾千年的,一個宇宙深處的大方向,他認為那是他要遵守的宇宙的善能。

當有人問巴菲特,最近黃金價格漲得這么厲害,你怎么看時,巴菲特回答說:“所有自己不產生價值,自己不能生長的東西,你買來買去都是賭博,所以白銀和黃金是一個巨大的泡沫”。他的話一出,白銀價格猛跌,當然不光是因為這一個原因,但從“有志于道”這個觀點來看,巴菲特的確是在投資里面找到了道的方向,他講出了一個很重要的觀念:一切沒有內在生長力,不能自我裂變、自我生長的東西,你買它都是賭博,像黃金白銀自身還有一些價值,有的完全是虛擬的,就是數字。

巴菲特告訴我們觀察一個企業的時候,一定要感受這個企業的重量,如果只是感受到一些素質的時候,肯定是有偏差的。

有一個比喻說是股票跟經濟之間的關系,就像是一個主人牽著一條小狗,小狗先蹦來蹦去,一會兒竄前頭,一會轉身往后頭,主人從這個地方到那個地方走了1公里,而這個狗走了4公里。這就是股市跟實體經濟之間的關系,所以看事情還是要看人,而不是看狗。

以上事例中靜和動之間的關系,先和后的關系,輕和重的關系,在《道德經》里面都講到了,而且最后在最高峰其實是匯合的。

比爾蓋茨說新冠病毒不純粹是一場災難,他覺得這是一次“偉大的糾錯”。它提醒我們已經忘記了過去的重要教訓,盲目發展,人類就這么一個地球,不走和諧生態之路,結局非常可怕。

新冠病毒有可能長期存在,我們應做好長期的應對準備,人類再也回不到2019年前的生活方式了,我們必須在危機中脫穎而出,在長期與狼共舞中,首先強壯自己,和諧平衡發展。不要忘記新冠病毒,可能是草原另外一只狼,它讓我們脫離不健康的發展模式,脫離不健康的生活方式。

要想天長地久就效法天地,天地所以能長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長生。所以小成利他、大成和諧平衡發展。

作為動保行業的老兵,牧翔藥業可選擇的、有能力做到的,就是用生態科技、用生態思維,也就是用綠色低成本去造福中國更多的養殖者。

當下之法第一步就是聚焦技術服務,防住病治好病,減少中國養殖業的損失。

道講的是宇宙能量,德是生命能量,所以道德經的主旨就是如何把先天的宇宙能量修到愿意實踐道德經人的身上。牧翔今年將通過26家幸福公社,把高科技這個能量轉到造福養殖戶方面上,讓他們減少損失增加效益,也就是將宇宙能量轉到了客戶身上。

如果我們服務到三億只蛋禽,能減少死亡率一個點,讓產蛋率高一個點,那將是幾十億產值的大功德呀!相當于節約了億斤以上的糧食,更不用說牧翔黑科技、牧翔海洋科技,能為中國增添多少有機肥,減少了多少污染;能讓田園更美,讓環境更清新。此乃為生態平衡和諧的天道。

這是最壞的一個時代,對于懶人而言,躺在功勞本上混吃等老的人,遲早會為自己的行為流下悔恨的眼淚。

這也是一個最好的時代,這個時代充滿著前所未有的機會,如果你有雄心,又不乏智慧,你又懂得天道運行機制,那么不管你從何處起步,你極有可能生生不息。

 

2020年7月26日

于登封鹿鳴山莊‍

所屬類別: 公司動態

該資訊的關鍵詞為:

掃一掃查看

手機官網

掃一掃關注牧翔藥業豬藥官方微信

掃一掃關注牧翔藥業禽藥官方微信

河南祺祥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頁面版權所有 © 河南牧翔動物藥業有限公司            豫ICP備2653458號                中企動力提供網站建設

天津快乐10分怎么玩